田道法 >> 特色病案 >> 详细内容

咽菌(下咽癌)案 3

 

林某,男,65岁。

初诊(200939):主诉咽部不适伴干咳半年,双上肢无力1个月。患者于半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咽部不适,伴干咳、无痰。于当地医院检查见咽后壁灰白色局部突起,形状不规则,边凸中凹,触之不痛;病理检查结果示(下咽部)中低分化鳞状细胞癌。颈部B超检查见左侧淋巴结肿大。经会诊及与患者及其家属商讨后,予以伽马刀治疗1疗程,患者平稳度过治疗期,无明显不良反应,症状好转出院。1个月前患者自觉双上肢乏力,症状持续加重,咽部不适,伴干咳,夜间尤甚,无咳痰,遂来我院进行中西医结合治疗。现症见:咽部不适,伴干咳无痰,双上肢无力,食欲不振,夜寐欠安,大便稍溏结,小便正常;舌淡红,苔白腻,脉细。查体:形体消瘦,面色晦暗,双上肢抬举无力,不能过肩,肌张力正常。双侧颈部未扪及明显淋巴结。专科检查示咽后壁黏膜充血肿胀,电子喉镜检查见下咽后壁灰白色突起,形状不规则,粗糙不平,边凸中凹,触之不痛;其余未见明显异常。颈部B超未见明显肿大淋巴结。胸片及腹部B超未见转移。

辨证分析:患者所患疾病为下咽癌,其病机多因本存在气虚染毒之固有病机,加之调摄不慎,尤其是饮食失节,诱发伏邪为患,可以导致气阴两伤,虚火上炎,消烁肺金,熏燎口咽而致咽部不适,干咳;累及脾胃,化生失源,故见面色晦暗,双上肢无力,形体消瘦。舌淡红苔白腻,脉细,均为气阴亏损、夹湿夹热之象。

诊断:咽菌(下咽癌)。

辨证:痰浊结聚,气阴两虚证。

治法:益气养阴解毒,化痰活血散结。

处方:益气养阴解毒汤加减。

黄芪40g,党参15g,玄参12g,麦冬12g,天花粉15g,黄连10g,土茯苓15g,浙贝母15g,重楼12g,地龙10g,桔梗5g,白花蛇舌草20g,射干10g,半夏10g,甘草5g20剂,每日1剂,水煎,分2次,早、晚饭后半小时温服。

局部予以伽马刀治疗,结合静脉滴注高聚生2ml,共15天,以及其他对症支持治疗。

二诊(2009610):患者平稳度过伽马刀治疗期,并间断服用上方约50剂,咽部疼痛不适感及干咳基本消失,体力增强,双上肢可抬举过肩,精神好转;现咽部仍觉干涩,食欲欠佳,时感痞闷不适,夜寐一般,大便溏,小便正常;舌淡红,苔白,脉细弱。此时表现为气虚邪滞证,处以益气解毒汤加减,加用调和脾胃之药。

处方:黄芪50g,党参15g,枸杞子15g,天花粉15g,黄连5g,射干10g,半夏19g,莪术10g,补骨脂15g,锁阳10g,肉桂9g,麦芽10g,鸡内金10g,茯苓12g,甘草5g20剂,每日1剂,水煎,分2次温服。

嘱多食蔬菜水果,清淡饮食。

患者定时复诊治疗,1年后一般状况良好。

按语:本案初诊时虽属痰浊结聚,气阴两虚之证,但因岩病患者病机为本已有气虚染毒在先,受新感外邪而诱发为患。加之本例调摄不当,致虚火上炎,虚中夹湿夹热之变。在选方用药上,重点考虑虚火上炎与阴虚夹热等情况,选用益气养阴解毒汤加减,配合伽马刀治疗,以益气养阴,消肿解毒,在控制肿瘤病情的同时,又化解放疗之热毒,减轻患者不适症状,有效控制了癌毒,保证患者生存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