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道法 >> 特色病案 >> 详细内容

颃颡岩(鼻咽癌)鼻咽癌案 1

 

赵某,男,56岁。

初诊(2005928):主诉左耳闷塞不适3月余。患者于3月前出现较明显左耳闷胀闭塞感,自服消炎药物治疗却无改善,且近来症状加重,遂来就诊。现症见左耳闷塞不适,听力下降,无头痛、鼻塞、涕血,时有痰多胸闷,食欲差,睡眠打鼾,便溏;舌质红,苔白腻,脉细滑。查体全身一般情况可,局部检查左外耳道洁净,鼓膜内陷,活动度差,疑似存在鼓室积液;鼻咽检查见左侧咽隐窝邻近咽鼓管圆枕局部隆起,表面暗红粗糙,咽隐窝变浅,咽鼓管咽口受压;颈部未扪及淋巴结肿大。行鼻咽肿块活检,3日后回报为角化型低分化癌。左耳行鼓膜切开抽液后耳闷塞感消失,听力提高;鼻咽部CT示鼻咽左侧占位病变,颅底骨质未见破坏,双侧咽旁间隙均未受侵犯。颈部及腹膜后、肝胆胰脾B超未见转移灶,胸片示支气管炎改变。

辨证分析:颃颡岩发病,皆因正气亏虚,外染邪毒,邪毒留滞,激发伏邪,致脏腑功能失调,痰浊内生,结聚日久,变生癌肿。痰湿结聚耳窍,故有鼓室积液而致耳闷塞感;痰多胸闷,食欲差,睡眠打鼾,便溏为痰湿内积之象;舌质红,苔白腻,脉细滑,俱为痰湿困脾、阻遏阳气之征。

诊断:颃颡岩(鼻咽癌,角化型低分化癌,T1N0M0,Ⅰ期)。

辨证:气滞血瘀、痰浊结聚证。

治法:首选放疗,同期配合中医药治疗以减毒增敏。放疗前及初期邪实为主,治以化痰解毒,行瘀散结,兼顾扶正。

处方:益气解毒汤加减。

黄芪30g,黄连10g,白花蛇舌草10g,黄芩10g,法夏10g,瓜蒌仁10g,茯苓10g,胆南星10g,浙贝10g,鸡内金10g,石菖蒲10g,射干10g,薏苡仁15g,地龙10g,山慈菇10g,甘草5g15剂,水煎服,日1剂。

二诊(20051020):患者已放疗2周,现感咽干咽痛,食欲差,恶心欲呕,睡眠差,精神欠佳,便溏;舌淡苔白腻,脉细偏数。查患者鼻咽腔、口咽腔黏膜充血红肿,颈部皮肤亦有发红。考虑放疗热毒伤阴,虚火上炎所致,予益气养阴方加减。

处方:黄芪20g,白术15g,茯苓15g,沙参10g,玄参10g,麦冬10g,玉竹15g,天花粉20g,砂仁10g,甘草6g,白芍15g,射干10g,丹参15g,枸杞子15g,桔梗5g10剂,水煎服,日1剂。

鼻腔辅以鱼腥草滴鼻液、薄荷油滴鼻液滴鼻,予医院自制养阴清咽袋泡剂泡出茶水含嗽,颈部皮肤涂以湿润烧伤膏保护。

三诊(20051029):患者咽痛持续,但尚可耐受,食欲仍欠佳,睡眠改善,精神尚可。查口咽及鼻咽黏膜充血,瘤体减小,嘱续按前法治疗至放疗结束。

四诊(2005118):患者放疗已结束,咽干咽痛明显,食欲差,睡眠差,精神欠佳,舌淡,苔厚腻,脉细滑。热毒伤阴,加之体内痰浊余邪未清,宜益气养阴、驱邪解毒兼顾,继续予益气养阴方加减,服15剂后改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耳鼻咽喉科传统制剂鼻咽解毒胶囊维持服用3个月。

现仍随访中,局部病灶未见复发及远处转移,病情稳定。

按语:田道法长期致力于头颈部肿瘤中西医结合综合防治研究,尤其在鼻咽癌防治领域颇有建树。在基于长期临床实践基础上,田道法首创性提出了鼻咽癌发病的“气虚染毒”病机说,并据此创立针对鼻咽癌的益气解毒疗法,针对患者所处不同的病理阶段,益气扶正和解毒祛邪化裁运用。鼻咽癌治疗首选放疗,并结合不同形式的化疗,减瘤效应显著,但毒副反应甚大,很多患者往往中途难以坚持甚至放弃治疗。结合运用中医药确实能有效减轻放化疗的毒副反应,改善和提高患者生存质量,巩固疗效,不仅可以延长生存期,还能够预防或降低局部/区域复发与转移机率。本案初诊时患者体质尚可,邪实为主,故可解毒化痰散结,放疗后正虚益甚,阴液耗伤,故以益气养阴扶正为法,辅以解毒祛邪,配合局部外治保护皮肤黏膜,减轻放射性炎症损伤。中医药综合治疗,是为该类患者康复期的主要有效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