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道法 >> 特色病案 >> 详细内容

颃颡岩(鼻咽癌)鼻咽癌案 3

 

雷某,男,62岁。

初诊(201057):主诉鼻咽癌放疗后3年余,复发左耳闷塞不适1月余。患者3年前确诊为鼻咽低分化鳞癌,即行同步放化疗,疗后一直定期复查,鼻咽肿块无复发,遗留鼻腔、咽喉干燥,易出血,全身乏力,食欲减退,夜寐欠佳,易出虚汗,1月前出现左侧耳闷塞不适,无疼痛,无颈部恶核;舌淡,苔白厚,脉细滑。查体全身一般情况尚可,消瘦,鼻前庭皮肤稍显潮红糜烂,双鼻腔黏膜干燥,少许粘连,鼻咽腔干燥,双侧大致对称,痂皮覆盖;颈部皮肤呈放疗后改变,未扪及淋巴结肿大;左侧外耳道干净,鼓膜橘红色,疑似积液;纯音听阈测定示左耳中度传导性聋;声导抗示左鼓室压曲线“B”型;胸片及腹部B超无异常发现;鼻咽部CT未见明显肿块复发,建议密切观察。

辨证分析:患者放化疗后,正气亏虚,脏腑功能失调,易生痰浊之邪内停,尤其于新感外邪后容易发生该类变故。可能患者近期偶感风邪,挟痰浊泛溢,结聚耳窍,故新发耳胀耳闭;清阳不升,阴津不佈,故鼻窍、咽喉失养,故干燥;全身乏力,食欲减退,夜寐欠佳,易出虚汗,舌淡,苔厚,脉细滑,均为正虚邪滞之征。

诊断:颃颡岩,耳胀耳闭(左)(鼻咽癌放化疗后)。

辨证:正虚邪滞证。

治法:健脾袪湿,通窍复聪。

处方:益气养阴方加减。

黄芪20g,人参15g,茯苓10g,白术10g,怀山15g,薏苡仁10g,锁阳10g,杜仲15g,玄参10g,麦冬10g,玉竹10g,石菖蒲10g,路路通10g,甘草5g10剂,水煎服,日1剂。

局部予鼓膜穿刺抽出积液;鼻腔予薄荷油滴鼻液、鱼腥草滴鼻液滴鼻,配合鼓膜按摩,捏鼻鼓气治疗。

二诊(2011517):服上方后左耳闷塞不适感完全消退,鼻腔、咽喉干燥感稍减轻,食欲有增加,仍夜寐欠安,易出虚汗,舌黯红,苔薄,脉细滑。经治而病情缓解,但新感诱发之脏腑功能虚损旧症仍存,宜继前治法以益气扶正,养阴解毒,原方加减治之。

处方:黄芪40g,党参15g,白术10g,茯苓10g,远志10g,酸枣仁15g,白芍15g,天花粉15g,射干10g,地龙10g,菟丝子15g,杜仲20g,怀山15g,锁阳10g,甘草5g15剂,水煎服,每日1剂。

三诊(201162):耳闷塞不适感无复发,食欲、睡眠改善,舌黯红,苔薄,脉细滑。患者诸症继续改善,但岩病病机及其治疗所遗留之后遗症候的消除非一日之功,宜继续益气养阴解毒以康复之。

处方:益气养阴解毒汤加减。

黄芪40g,党参15g,白术10g,茯苓10g,黄连5g,半枝莲15g,白花蛇舌草15g,五味子5g,菟丝子15g,锁阳10g,补骨脂12g,地龙10g,杜仲20g,枸杞子15g,甘草5g15剂,水煎服,每日1剂。

四诊(2011617):病情稳定,予医院自制鼻咽解毒胶囊服用1个月。

现仍随访中。

按语:治疗后已3年,复发耳胀耳闭,首要排除鼻咽癌复发,局部及相关检查虽暂未见异常,但切勿大意。耳胀耳闭为脾气虚弱,水失运化,痰浊内生,结聚耳窍所致,故治以健脾祛湿,配合局部外治,建功甚效。但患者为鼻咽癌放化疗后,热毒伤阴,正气亏虚,宜益气扶正温阳为要,辅以解毒祛邪,巩固疗效,故予益气养阴解毒汤加减主之,辅以鼻咽解毒胶囊维持服用,并密切观察病情变化,预防鼻咽癌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