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道法 >> 特色病案 >> 详细内容

鼻衄(鼻出血)案 5

 

孙某,男,27岁。

初诊(20101015):主诉鼻出血2年。鼻出血常在秋季发作,鼻中出血,点滴而下,色鲜红,量不多。但鼻腔干燥、灼热感明显。伴鼻塞涕黄,咳嗽痰少。舌红,苔薄,脉浮数。未触及肿块;肝脾未扪及。四肢脊柱无畸形。伸舌无偏斜,未引出病理征。专科检查见鼻黏膜色红,双侧利特尔区糜烂、粗糙,鼻中隔向左偏曲。中鼻道、鼻咽部见少量黄鼻涕。辅助检查:血、尿常规无明显异常;肝、肾功能正常。胸部X线片未见异常。  

辨证分析:邪热灼伤鼻窍脉络,则衄血且血色鲜红;热邪在表,故出血量不多,点滴而下;邪热犯肺,耗伤肺津,故鼻腔干燥、有灼热感;鼻塞涕黄,咳嗽痰少,舌质红,苔薄,脉浮数,均为肺经风热之象。

诊断:鼻衄(鼻出血)。

辨证:肺经风热证。

治法:疏风清热,凉血止血。

处方:黄芩汤加减。

黄芩9g,桑白皮10g,牡丹皮10g,赤芍10g,麦冬10g,生地9g,白茅根10g,茜草10g7剂。水煎温服,日1剂。

同时嘱薄荷滴鼻液滴鼻。

二诊(20101029):药进7剂,患者因出差未能及时复诊,期间因鼻腔干燥、灼热难忍,用手揉搓后出现过一次短暂出血。查体:双侧利特尔区糜烂、粗糙情况明显改善。舌质红,苔薄,脉浮数。加重温润之药,上方加沙参、百合各10g7剂。水煎温服,日1剂。

三诊(2010115):服药之后,患者自觉鼻腔干燥、灼热感消失,亦未再有出血。查见双侧利特尔区仅为黏膜粗糙,咽后壁稍充血。舌淡红,苔薄,脉平。上方去茜草、黄芩。继续服温肺润燥之方,维持半月。

按语:本则医案体现了清肺凉营和滋阴润燥的结合运用。10月乃秋燥季节,燥气伤阴,感受外来燥邪,或感受风热之邪,邪盛而化燥,或素体阴亏血少而致燥气内生,燥气伤阴助火,熏灼血脉,迫血外溢。本患者鼻衄2年,检查见利特尔区糜烂而粗糙,乃火热之邪内盛,伏于肺经,冶炼肺金,熏灼鼻窍所致。火热肆虐,灼炙血液,血热则溢出脉外,故选用清热凉血为治。方中黄芩、桑白皮二味为肺经专用药,善清肺脏火热;牡丹皮、赤芍清热凉血,使得血热得降,出血得止,且又有散瘀之功;茜草凉血止血,化瘀通经;白茅根凉血止血,是血热出血良药,生地、麦冬养阴清热。二诊时患者鼻腔干、灼热感明显,且一触即出血,考虑当令为秋,故原方加沙参、百合,百合与沙参均养阴润肺,配合生地与麦冬,有百合固金汤和沙参麦冬汤之意,加强了滋阴润燥之功。果然三诊时患者鼻腔干、灼热感消失,也未再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