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道法 >> 特色病案 >> 详细内容

慢鼻渊(慢性鼻-鼻窦炎)案 5

 

初诊(199810月):以长期鼻腔交替性窒塞不通、多脓涕、咽部多脓痰为主诉就诊。患者曾长期口服抗生素及鼻腔喷以鼻用激素,但效果不佳,曾建议手术治疗,患者拒绝。常觉乏力畏寒,口中乏味,且食欲欠佳、腹胀便溏,舌淡却有散在瘀斑,苔白偏腻,脉细弱且迟,右尺尤弱。专科检查见鼻腔黏膜黯红,下甲肿胀且欠光滑,中甲苍白水肿,轻度息肉样变,中道及嗅裂多脓,咽部黏膜淡红。

    辨证分析:患者为白种人,虽然身高体壮,却常觉乏力畏寒,口中乏味,且食欲欠佳、腹胀便溏,舌淡却有散在瘀斑,苔白偏腻,脉细弱且迟,右尺尤弱。脾气虚弱,健运失职,湿浊上犯,停聚鼻窍,则鼻塞、涕多、嗅觉减退、鼻甲肿大;脾虚湿困,升降失常,则食少纳呆、脘腹胀满、便溏、头昏重或头胀;舌淡却有散在瘀斑,苔白偏腻,脉细弱且迟,右尺尤弱,均为气阳虚弱、痰湿瘀阻鼻窍之象。

诊断:慢鼻渊(慢性化脓性鼻窦炎)。

辨证:气阳虚弱,痰湿瘀阻鼻窍证。

治法:益气温阳,健脾化湿,活血通窍。

处方:益气温阳活血方加减。

黄芪30g,太子参15g,茯苓12g,白术10g,锁阳10g,补骨脂12g,石菖蒲10g,牡丹皮12g,地龙10g,川芎10g,炙甘草5g,肉桂10g,皂角刺10g,穿山甲10g。上方药物1剂加水500ml,水煎2次,去渣,混合,分2次温服,每日1剂,连用1个月为1个疗程,直至病情明显改善。

二诊(服药14剂):患者服药半月余而症状明显缓解。患者为白种人,虽然身高体壮,却常觉乏力畏寒,口中乏味,且食欲欠佳、腹胀便溏,故加重温阳通窍、健脾祛湿之品,继服月余。

三诊(持续服药1个半月):患者持续服药1个半月,鼻通气无明显阻碍,脓涕基本消失,全身证候显著减轻,体力逐渐恢复。

后继以该方加减调治半年余,症状基本消失。虽然可偶因受寒而再现鼻通气不畅及少量脓涕之症,但症状轻微,且可再用该方调理而愈。

按语:本病的发生比较复杂,与诸多因素有关。

◎全身性透发因素,如过度疲劳、受凉受湿、营养不良、维生素缺乏及生活环境不良等,可以造成机体抵抗力降低,诱发鼻腔与鼻窦感染。

◎特应性体质个体容易发生变态反应性疾病,而这类反应虽然属于全身变化,却可能以鼻腔-鼻窦黏膜为其靶器官,很容易在变态反应性病理过程中激发该处的感染性病变。

◎全身性疾病的影响可能诱发鼻-鼻窦炎:慢性全身性疾病如贫血、内分泌功能不足(如甲状腺、脑垂体和性腺等功能减退),急性全身性疾病中的急性传染性疾病如流行性感冒、麻疹、猩红热、白喉等,均可诱发本病。

◎鼻腔的某些局部疾病,尤其是能够造成解剖结构变形和鼻窦引流受阻者,如鼻中隔偏曲、下鼻甲严重肥大、中鼻甲明显水肿、鼻息肉、鼻腔异物或鼻腔肿瘤等,都可引发鼻-鼻窦炎。

◎邻近病灶的影响,如慢性扁桃体炎、腺样体肥大、上颌双尖牙及第一、第二磨牙根部的感染,以及拔牙时损伤上颌窦壁或龋齿残根坠入上颌窦内等,也可导致鼻-鼻窦炎的发生。

◎其他因素,如鼻窦外伤骨折、异物进入鼻窦等,可以将感染带入鼻窦;游泳时跳水姿势不当(如取立式跳水),或潜水、游泳后擤鼻不当等,导致污水进入鼻窦内,感染鼻窦黏膜;鼻腔内填塞物滞留时间过久,高空飞行下降速度过快,以致窦腔与外界形成相对较低的负压,可能将鼻腔分泌物吸入鼻窦腔,也可能造成鼻窦炎的发生。

上述这些致病因素诱发的鼻-鼻窦炎,不管是急性或是慢性的感染,都会出现鼻腔与鼻窦黏膜的充血肿胀,窦口阻塞,窦腔内分泌物停滞而变得更为黏稠,容易激发细菌感染,形成感染性脓性分泌物,或状如米汤样,或为绿色稠脓,严重者甚至发臭。病原微生物侵入鼻窦黏膜组织并不断增殖,产生大量毒素,造成局部黏膜损伤,尤其是引起纤毛的破坏,使正常的黏液纤毛传输系统受到损伤。这是最多见的炎症性鼻-鼻窦炎的直接发病原因和病理机制。

耳鼻咽喉临床实践中,慢性疾病特别多见,且常伴以黏膜肿胀或增生肥厚,孔窍窒塞不开,气息不畅,窍内积蓄黏液或脓液,甚或赘生物,甚或新生物凸起,堵塞清窍。此类慢性病变患者,尽管局部病变表现为邪实之候,但其舌脉呈现虚象者众。因此,常以益气温阳、活血通窍法组方治之,屡获良效,因而益气温阳活血方渐次成形,并作为临证之际治疗该类疾病之基本方,患者反响甚佳。本方以黄芪益气,锁阳温阳,共为君药;太子参、白术健脾益气,补骨脂补肾温阳,牡丹皮活血祛瘀,共为臣药;由于气行则血行,气得阳助而畅行,又以川芎行气活血,辅佐君臣之药以达益气温阳活血之效,更兼茯苓健脾渗湿,石菖蒲芳香化湿通窍,地龙活血行瘀,故而共为佐药;炙甘草调和诸药且温中,是为使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