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道法 >> 特色病案 >> 详细内容

鼻鼽案 2

 

杨某,男,39岁,职员。

    初诊(200949):诉反复鼻痒、打喷嚏、流清涕、鼻塞20余年,加重5天,每年以春秋两季最为严重。易出汗,汗出后症状加重,乏力,鼻痒时鼻咽、口腔、上腭均痒,严重时波及眼耳,时有咳嗽,咯吐稀痰。舌质淡,苔薄白,脉虚弱。自述5天前起床后无明显诱因突发鼻痒、打喷嚏、流清涕,伴鼻塞,呈间断性,早上起床时明显,活动后稍减轻。20年来寻医问药无数,均未见明显效果。无烟酒嗜好,无特殊冶游史。无其他特殊病史。专科检查见下鼻甲肿大光滑,黏膜苍白,鼻道见大量水样分泌物。未引出自发性眼球震颤。辅助检查:血、尿常规无明显异常;肝、肾功能正常。胸部X线片未见异常。

辨证分析:肺气虚寒,卫表不固,风寒乘虚而入,邪正相争,则喷嚏频频;肺失清肃,气不摄津,津液外溢,则清涕自流不收;水湿停滞鼻窍,则鼻黏膜苍白、肿胀,鼻塞不通;肺气虚弱,精微无以输布,则乏力;肺卫不固,腠理疏松,故易出汗;因风寒束肺,肺气不宣,则咳嗽痰稀;舌质淡、苔薄白,脉虚弱,为气虚之象。

诊断:鼻鼽(变应性鼻炎)。

辨证:风寒束肺,鼻窍不宣证。

治法:温肺散寒,益气固表。

处方:玉屏风散合苍耳子散加减。

荆芥12g,防风9g,川芎10g,辛夷10g,苍耳子10g,菊花10g,黄芪15g,白芷10g,鹅不食草6g,红花10g,细辛10g,桔梗5g5剂,水煎温服,日1剂。

建议加强锻炼,每日自鼻根至迎香穴反复摩擦至局部觉热为度,一日3次。

    二诊(2009420):5剂后,鼻流清涕症状减轻,服药时已无鼻堵塞,停药后前2日效果仍同服药,后又偶有鼻塞、流清涕。舌苔白腻,脉滑。上方加苍术、蝉衣各9g,又服7剂。患者后未复诊。

    三诊(2010415):患者诉1年前用12剂药后症状得到控制,2天前不慎感冒再次鼻炎发作。舌淡白,苔薄黄,脉浮。予前方加连翘10g7剂服之。

按语:中医认为,变应性鼻炎系肺、脾、肾三脏的脏气虚弱,固摄失职而致。因而,根据患者的实际症状选用益气健脾补肺、固肾纳气收敛等不同治法。将西医抗过敏理论融入中医理论之中,把具有抗过敏作用的地龙、蝉蜕适当应用于抗过敏中,这是田道法中西医结合治疗疾病的特色之一。变应性鼻炎症状十分顽固,用药必须“稳”、“准”、“狠”。“稳”则不可过度,“准”则须抓住要领,“狠”则要有力度。

本案患者平素易出汗,卫阳不固,风寒外袭,肺气失宣,鼻窍不利,故见鼻痒流清涕之症;平素卫气不足,汗出后汗孔张开,更易为风邪所乘,故汗出后症状加重。鼻咽、口腔、上腭均痒,严重时波及眼耳为风邪所致。

方中重用黄芪以益气固表,以荆芥、防风散风祛寒,辛夷祛风通窍散寒,共为主药;川芎、红花行气活,上行头目,菊花清利头目并可散风;细辛、苍耳子辛温通肺窍、散风寒;白芷散风寒治头痛,并有辛香走窜、芳香开窍之功,鹅不食草通鼻窍,桔梗开宣肺气,有引药上达入肺窍的作用,引经而为使药。复诊时患者症状缓解,但舌苔白腻,考虑体内有湿邪,故加入苍术,既祛表湿,又祛里湿;蝉蜕为抗过敏药的应用。患者近1年后再次因感冒出现鼻炎症状,且热象明显,故原方基础上加用连翘解表透热。

同时,治疗可用大蒜球适量,米醋适量。将大蒜球剥除根皮,装入酒坛中,再灌满米酒,以浸没蒜瓣为度,然后密封。1个月后启封,食蒜瓣,并用浸泡蒜瓣之米醋熏鼻。一边食蒜,一边用小口瓶装上蒜醋,每晚对准双鼻孔熏半小时左右。可治疗变应性鼻炎。蒜瓣浸醋后,在渗出蒜酶的同时,蒜氨酸分解,生成具有挥发性的无色油状液体即为大蒜辣素。而醋有四大作用,即解除疲劳、预防动脉硬化、杀灭病原菌、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