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道法 >> 特色病案 >> 详细内容

鼻鼽案 4

 

某女,6岁。

    初诊(19984月就诊):常阵发鼻痒喷嚏,发作时流多量水样鼻涕,伴鼻呼吸不畅3年就诊。3年来,患儿常阵发鼻痒喷嚏,发作时流多量水样鼻涕,伴鼻呼吸不畅,近年来常伴有哮喘小发作。诊见患儿体瘦,虽为白种人,却面颊黧黑,尤以颧部明显,唇黯且粗糙有表皮脱落,呼吸气短,易喘;舌淡,苔白,脉细弱。         

辨证分析:脾气虚弱,化生不足,鼻窍失养,风寒、异气乘虚而袭,正气格邪外出,则鼻痒、喷嚏频频;脾气虚弱,水湿不运,停滞鼻窍,故鼻塞、清涕连连;瘀阻鼻络,气血不能运行输布于头面四肢,则面色不荣、面颊黧黑,尤以颧部明显,唇黯且粗糙有表皮脱落;呼吸气短,易喘,舌质淡,苔白,脉细弱,均为气虚之象。

诊断:鼻鼽(变应性鼻炎继发过敏性哮喘)。

辨证:气阳虚弱,风邪郁肺,瘀阻鼻络证。

治法:益气温阳,宣肺散邪,化瘀通络。

处方:益气温阳止鼽汤加减。

黄芪15g,柴胡3g,黄芩5g,丹皮6g,辛夷6g,细辛5g,乌梅5g,锁阳5g,炙甘草3g,肉桂3g,淫羊藿5g,苏子6g,白果5g,炙麻黄2g。上方药物1剂加水500ml,水煎2次,去渣,混合,分2次温服,每日1剂,连用1周为1个疗程。可以连续应用34个疗程,直至发作控制。

    二诊(服药5剂复诊):服用5剂后,症状基本控制。效不更方,上方再服7剂。继服7剂后病情明显好转。后间断服用该方半年,变应性鼻炎偶有轻微发作,哮喘未再发,体质状况亦明显改善。

按语:对于变应性鼻炎病因病机的认识,历代医家均有所发挥。巢元方认为系“肺脏有冷,冷气上升鼻窍”;孙思邈和王焘均主张外治,擅长运用辛散芳香通窍的外用药;《太平圣惠方》中记载了五味子汤,治以温肺敛肺;《圣济总录》中提出健脾的观点;刘完素提倡鼻鼽从火热论治;李东垣认为脾胃虚弱是鼻鼽的病因;明清以后多沿袭这些说法,在治疗手段上不断进行丰富;第5版教材《中医耳鼻喉科学》提出“肺气亏虚、脾气亏虚、肾气亏虚、肺经蕴热”4个病机。

虽然应用益气温阳活血中药治疗变应性鼻炎起效相对较慢,但其药理作用持续时间却比较长久,特别是能够促进患病机体神经-内分泌-免疫网络系统平衡与自稳态的稳步恢复,从体质病理角度改善患者呼吸道黏膜的特应性高反应状态,主动降低对变应原的敏感性,并在有效抑制速发相反应的基础上,充分缓解迟发相反应,通过延长缓解期、减少发作频度和发作时的病情严重程度,逐渐消除以呼吸道黏膜病理变化为突出表现的系统性炎症反应,最终达到解除病患的目的。益气温阳活血中药的这类综合药理效应,尤其是对体质与内环境的改善作用,是其他化学药物难以达到的。因此,益气温阳止鼽汤既可用于变应性鼻炎的治疗与预防再发,也可用于血管运动性鼻炎的防治,且临床效果满意,能够显著缩短发病时程,明显减轻症状,延长缓解期,减少发作频率。若能在预测的变应性鼻炎发作期之前服用,还可预防发作或减轻疾病发作时的病状。

益气温阳止鼽汤中重用黄芪益气固表为君;辛夷、细辛性辛温,温散风寒,兼通鼻窍,共为臣药;黄芩性寒能清寒邪久郁所化之火,兼能防止方中辛燥之药伤肺,柴胡能发越上焦郁火,且辛甘化阴而滋养营阴,锁阳、肉桂、淫羊藿温补肾阳,苏子、白果、炙麻黄温肺散寒止嚏,乌梅收敛肺气,丹皮活血化瘀,诸药共为佐;甘草调和诸药而为使。全方标本兼顾,具有益气温阳、宣肺散邪、化瘀通络之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