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道法 >> 特色病案 >> 详细内容

暴聋(突发性聋)案

 

旷某,男,53岁,工人,邵阳市人。

初诊(2007年9月20日):主诉右耳听力下降1周,伴耳鸣、鼻塞。诉2周前感冒风寒,自己在药店购买感冒药治疗后好转,但继后突感右耳听力下降,耳胀耳鸣,鸣声如蝉,仍有鼻塞,流清涕,偶有咳嗽,有泡沫样痰。舌红,苔薄白,脉细数。在当地医院诊断为“突发性耳聋”,考虑当地医院条件不好,未行住院治疗,且因患者有心脏疾患,遂来我院就诊。检查见:右耳鼓膜黯红,混浊不清,活动度差;左耳可。双鼻黏膜黯红充血明显,鼻咽部有黏性分泌物附着。电测听示:右耳气导、骨导均下降。

辨证分析:风热外袭,肺经受病,宣降失常,外邪循经上犯,蒙蔽清窍,故突发耳聋耳鸣;风热上犯,经气痞塞,则耳内胀闷;舌红,苔薄,脉细数,均系风热袭表之证。

诊断:暴聋(突发性聋);胸痹(冠心病)。

辨证:风热袭表证。

治法:疏风宣肺,活血通窍。

处方:苍耳子散加减。

苍耳子15g,辛夷10g,白芷10g,葛根30g,路路通15g,荆芥12g,防风10g,石菖蒲15g,川芎12g,丹参15g,赤芍10g,麻黄6g,甘草3g。5剂,水煎服,每日1剂。

二诊(2007年9月25日):听力自觉好转,耳鸣、鼻塞明显减轻,原方去麻黄、改丹参为20g,加丝瓜络12g、地龙12g,再服7剂。

回访时,检查听力已恢复正常。

按语:暴聋一证,病因复杂,体征各异,治疗棘手。现代医学多强调住院综合治疗,用激素、神经营养药物、高压氧治疗等方法以期在短期内取效。本患者因冠心病不能做高压氧治疗而请我科会诊。患者除了冠心病病史外,余症皆为肺卫证候,考虑“耳者,宗脉之所附,脉虚而风邪乘之,风入于耳之脉,使经气痞而不宣,是谓风聋”及“耳聋治肺,自是肺经风热、痰涎闭郁之证。肺之络会于耳中,其气不通,故令耳聋”,暴聋早期,从风邪袭肺入手,用荆芥、防风、麻黄等疏风祛邪,苍耳子、辛夷、白芷、石菖蒲通窍,辅以路路通、葛根、赤芍活血通络解毒。前后加减用方12剂,取得了明显疗效。临床中,通过对暴聋患者的观察发现,有外感史者,多以风寒、风热犯肺居多所致。因风邪侵袭具有向上、向外、易袭阳位、发病迅速之特性,所以暴聋的发病初期,听力损失异常迅速,常在短期内达到高潮。